散就散了

      |      2020-10-17 10:12
"五九六九,沿河看柳。 "这是闽广地区的早春景象,而中原华北一带,真正的春天还远远的没有到来,名副其实的寒冷还将持续很久,人们仍旧是手不出袖,足不出户,尤其是我没有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一般还是习惯于蜗居的。 然而,临近小年各大街小巷的叫卖,尤其是这天又正好赶上了乡里逢集,即便再是天寒地冻,也无法阻止人们喜庆的脚步,仿佛今晚就是除夕。 我自然也有了一种豁出去的冲动,去感受一下集市的热闹,也沾点节日的喜气,不想,一份远方的来信改变了今天的行程,相比之下,这份来信当然是更重要的。 急切拆开你的信件,仔细品读着大文豪的一字一句,似乎哪怕是一个标点符号也丝毫不失字里行间所流露出的海誓山盟,这是何等的令人幸福、感动!真的是要醉了!好像寒假之前你特意嘱咐不要给你打,好像你家里也还没有,要不我奈何不一个过去掏心掏肺无所不言其极?我想我马上就得给你回信,最好下午还能赶上给你寄出去。 虽然我的水平有限,但我的豪情万丈是足够的,我的豪言壮语是满满的,我对自己充满了信心,我想我写的每句话都会让你如痴如醉,我所表达的每份情丝都是你最想听到的情话,我想我们之间的温度绝不逊色于塔克拉玛干沙漠的炽热,我们之间爱的火花将会照亮每座星辰,定会点燃一支花烛让你我许下诺言永远不离不弃。 那天揣着给你的回信跨上摩托车,我急不得把油门拧到最底一路上都不放松,当信封塞进邮箱的那一刻,我又一次默默地告诉你,这里面有我的一颗心。 我幻想着几天之后我还会收到你的来信,我也还会再来这里再给你寄信,慢慢的这个信箱只要看到我就知道我有信给你……期待了一整个寒假,即将春季开学广播站美文推荐,直到返校的公交车已经停在了尧庙终点站,也一直没有收到你的第二封信,我开始责备自己,人家一个女孩子一定是不方便,我是不是有点心贪了。 我想走进校门的那一刻我一定能遇见你,我会替你背起行李包裹,我们都不在乎别人会怎么说,也许我们将会制造出班里的一个爆炸新闻。 可是,一切都在意料之外。 当走进教室,你已经在你的座位上,你的座位是在教室里靠右边的前两三排,我在你靠后两三排的位置。 你的表情让人难以猜测,我们都沉默着,或许此时无声胜有声,不知道是你在等待什么,还是我在等待什么,不知道是你想表达什么,还是我想表达什么,我们的沉默近似于我们的座位上就只有两套课桌凳,你我都没在教室里。 不久,你给了我一张纸条,我反复看了好几遍,尽管你说的已经清楚得不能够再清楚,应该是第一遍看完就不应该再有什么疑问,你给的理由是父母的原因,他们封建保守,我们相隔遥远。 那天晚上班里又调座位了,没有大调整,我们这两行调到了教室靠左边的位置,距离还是一样,当时好想换换座位,又不敢冒犯,说明白点是尊重。 那一天,我很沉着,我估量着问题的严重程度,我思索着你的感受,我也在斟酌着那张纸条里的原因是否属实,还有没有其它原因也许是你的难言之隐。 最后我确定你不会有半句假话,你是一个勇敢的女孩,在这节骨眼上没有你不敢的,你都敢背叛自己放弃一切了,还有什么不敢说的。 但是我很不甘心,我很想挽救,可是我也已经看到你很痛苦,我不知道该怎么给你说,因为我不忍心伤你太深,所以第二天我决定给你写封信,这样的方式还是比较恰当一点。 当这封信也被你拒绝了之后,我都要撕心裂肺了,但是我更清楚的是,你也深深地沉入了苦海之中。 也许寒假里的那封信注定了今天的必然,不知道那封信你到底有没有看过,也不知道你究竟经历了什么,总之,你是无奈的广播站美文推荐,痛苦的,或许那封信正是罪不可赦的罪魁祸首。 是就此成全而彼此脱离苦海,还是继续挽留而穷追不舍,我没有过多的犹豫,果断地选择了前者,因为全班人都知道阿牛、老对你的痴心已经走火入魔、旷日持久,你也已经被拖得疲惫不堪,心如刀绞。 如果这时我再参与战斗,你纵是铁石心肠,毕竟还是个女子,哪里忍心呢,我不能这么对你啊,知我者何人也?谁解我心哉?剪不断,理还乱,愈是选择放弃,愈是不能忘记,愈是轻描淡写,愈是爱得深切,愈是狠心割舍,愈是藕断丝连,就此,我深深地陷入了暗恋的长河。 虽然任何时候我都表现的若无其事美文,其实很多时候心里更是在乎;似乎每次见到你我都表现的自然洒脱,其实更多的是不想看到你痛苦;虽然我们的距离似乎越来越远,其实你的一举一动都在凝聚我的视线。 既不想让你痛苦,也不想让我们尴尬;偶尔看见你故作姿态,其实我并不认为你对我视而不见,你的眼神骗不了我。 也许你和我一样,也需要一个属于自己的角落,个自疗伤;也许你和我一样,也需要记下所有的美好和痛苦,不为人知;也许你和我一样广播站美文推荐,也需要尽快忘记过去的一切,似乎不曾相识,却又欲罢不能。 青春的岁月里有你有我,而青春的光环里却只有我长长的背影和你难为的强颜欢笑。 若是一份回信的轻举妄动酿造了你我有缘无分的苦酒和惋惜,这便是当中永远无法重写的一大败笔。 也许只有一个春天的开始才能宣告一个冬天的过去,可是,殊不知一个灵魂不只难以熬过经久严寒的冬天,也能冻死在冰水遍地流的春天。 版权作品,未经《短文学》书面授权,严禁转载,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。
美文三百字 广播站美文推荐 美文摘抄网
  • <small id='8ht3z7ud'></small><noframes id='gea5m8rn'>

      <tbody id='pwre31ed'></tbody>